核心提示:   在前不久落幕的巴黎航展上,第四代多用途隐身战斗机歼-31“鹘鹰”模型首秀;去年11月1日,我国自主研制的新一代隐身战斗机歼-20在珠海航展上首次飞行展示;同样是去年7月6日,我国自主研发代号“鲲鹏

  在前不久落幕的巴黎航展上,第四代多用途隐身战斗机歼-31“鹘鹰”模型首秀;去年11月1日,我国自主研制的新一代隐身战斗机歼-20在珠海航展上首次飞行展示;同样是去年7月6日,我国自主研发代号“鲲鹏”的运-20飞机正式列装空军航空兵部队……

  中国人民解放军即将迎来建军90周年,中国空军也将迎来成立68周年。伴随着一批批我国自主研发的新型飞机、地空导弹、地面雷达和自动化作战指挥系统等问世、列装,我国空军也从当年“马拉飞机”“酒精代汽油”发展成为一支由多兵种、多机种组成的现代化军种。

  军事科学院研究员郜耿豪介绍说,新中国成立之初,人民空军是一支只有几架日本飞机和不多的其他国家飞机组成的军种。为提高作战能力,我国开始仿制生产喷气式战斗机。

  “从毛料的铸造、锻造,到零件加工、部件装配,为迅速掌握飞机制造技术,职工们掀起了向科学技术进军的热潮。”时任新机制造计划和指挥副生产长的李新瑞回忆,1956年7月13日,全部用自制零件组装的第一架国产喷气式战斗机――“56式飞机”(后改称歼-5)完成总装。

  相隔不到一周,歼-5在沈阳飞机制造厂试飞成功,结束了中国不能制造喷气式战斗机的历史,使我国成为当时世界上少数几个能够成批生产喷气式飞机的国家之一。而半个多世纪后,歼-20和“鹘鹰”的问世,则使中国成为继美国之后第二个同时发展两种第四代战机的国家。

  军事专家王明志说,歼-20作为我国自行研制的新一代隐身战斗机,是空军“攻防兼备”战略转型的标志性装备,标志着我国空军在“以第三代装备为主体、第四代装备为骨干、信息网络为支撑”的航空装备体系建设上取得重大突破,也体现出中国航空工业的整体技术水平实现全面提升,在自主研发高端航空装备方面取得飞跃性进展。

  除了“高端”,王明志还用“远程”“信息化”和“体系”等三个关键词来概括我国空军武器装备的发展。

  去年,200吨级的大型军用运输机运-20正式列装空军,我国成为继俄罗斯和美国之后第三个能自主设计和研发出大型军用运输机的国家。就在不久前,西部战区空军航空兵某团两架运-20飞机千里跨区机动,与多型国产运输机同场编队组训,开展大机群载重远程投送演练,锤炼新型战机空中立体布势和低空精准投送能力。列装空军一年,“胖妞”实现了从“能飞”到“能战”的跨越。

  列装运-20、展示歼-20,加快成体系发展高新武器装备,空军战略投送能力迈出关键性一步,空军综合作战能力不断提高。

  空军驾飞机、陆军开坦克、海军坐舰艇、火箭军放导弹……其实,这是很多人片面的看法。过去几十年,人民空军已经发展成一支以航空兵部队为主体,包括高炮、地空导弹、空降兵等作战部队,以及雷达、通信等保障部队合成的军种。

  4月上旬,西北大漠,中部战区空军地导某团官兵在复杂电磁环境和未知条件下,勇夺空军地空导弹兵最高荣誉――空军首届“金盾牌”奖!

  靠的是什么?靠的是科技和人才的力量!

  为了挖掘老装备的潜力,该团全军作战部队优秀专业技术人才奖获得者冯俊亭、三次出国学习新型装备的李红光等15名高工牵头成立“大校保障班”,分批多向蹲连住班传帮带,全程指导兵器状态普查、技术参数调整。空军级专家、高级工程师周建奋边学边干边总结,编写了20余种装备的学习教材和使用手册,发现和改进的技术问题为国家挽回经济损失数千万元。高级工程师席吉虎敢于创新不畏权威,多次在重大任务关头独立排除临战故障,成为外方专家都叹服的“兵器通”。

  目前,空军地面防空已经形成远中近程、高中低空相结合的作战体系,信息化条件下防空反导能力全面提升,构筑起了捍卫国家空天安全的蓝天盾牌。

  21世纪是空天世纪,空天领域已成为国际战略竞争的新的制高点。站在历史与未来的交汇点上,人民空军以加快建设空天一体、攻防兼备的强大人民空军为目标,步入转型发展的“快车道”,在空天大舞台上书写着“中国创造”与“中国力量”的宏伟篇章!记者 姜 靖

最新推荐

热点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