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提示:“啊……”凄厉的一声喊叫,也撕破了T大校园里宁静的夜空,随着那一声喊,仲晚秋转身仓皇的奔跑着,泪水满溢在眸中,刚刚看到的一幕已经彻底的撕裂了她的心。

“啊……”凄厉的一声喊叫,也撕破了T大校园里宁静的夜空,随着那一声喊,仲晚秋转身仓皇的奔跑着,泪水满溢在眸中,刚刚看到的一幕已经彻底的撕裂了她的心。
夏景轩。
靳若雪。
那华丽而痴缠的拥吻。
可是,夏景轩一直都是她的男友,这是T大人尽皆知的事情。
可现在,什么都变了,夏景轩与靳若雪不止是拥抱,竟然还……还亲吻了。
“晚秋……”在听到晚秋的声音时,夏景轩下意识的松开了靳若雪转身就向仲晚秋追去。 

耳边,是夏景轩的脚步声,一声声,沉重的敲打着晚秋的心,竟是,那般的痛。
不要,她不要让他追上她,现在,她不会再让他碰她一根手指头。
他欺骗了她,曾经,他告诉她她是他唯一的最爱,可是,他居然背着她与靳若雪在她与他从前经常一起约会的地方约会了。
心里,在苦苦的笑,他一定是以为她又去家教了吧,是的,她是真的去了,可当她赶到学生家里的时候,才发现她的学生已随着父母去看电影了,她这才发现手机里一条未曾打开的短信,原来,学生早就通知她了,是她放学的时候赶得太急而没有来得及看手机而一直没有发现,不过,她现在一点也不后悔遇上了这样的事。
她去家教的事也是告诉了夏景轩的。
她该庆幸的,如果不是遇到了刚刚的那一幕,她又怎么能看清楚一个人呢。
夏景轩与靳若雪。
仲晚秋泪如雨下,眼前的路已一片模糊,那般快速的奔跑已经惹来了校园里三三两两的人的观望。
可这儿,又有什么关系呢?
她真的不在意的。
她现在只想离开夏景轩远远的,否则,她觉得她周遭的空气也是肮脏的了。
飞快的冲出校门,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她是哪里来的速度,长腿的夏景轩居然也没有追上她。
站在校门前的路边,仲晚秋的目光落在了马路上,可是奇怪的,现在还不晚,按照T市的习惯,这时人们也才吃过晚饭而已,按理,的士应该有很多的,可是不止是的士,马路上就连一部车都没有。
“晚秋……”
夏景轩的声音越来越近了。
晚秋慌忙的再次看向马路上,终于,她看到了一部车,却不是的士车。
不管了,不管是什么车她都要上去,只要能够载着她离开夏景轩就好,她不想听他任何的解释,自己亲眼看到的,怎么也假不了。
身子一移,她做了一个停车的手势,便想也不想的站到了马路中央,那位置刚刚好是即将赶到的小车的必经之地。
“咔……”猛的一声响,那刹车的声音震的人的耳鼓有些不舒服,车子的车窗瞬间就被摇了下来,一道冷冷的声音向晚秋喝来,“走开,找死也不能撞我的车。”
那声音磁性而悦耳,与他冰冷的味道真的不相衬,可这些,都无关紧要了,晚秋不假思索的冲到副驾驶座前,“开门,我要上车。”仿佛,这部车就是她专用的私车似的。
男子不屑的摇摇头,“疯子。”说完,他便理也不理她的直接向后面倒着车子,准备避开她直接走人。
马路上,还是没有其它的车子经过,仿佛这一部车就是来拯救她似的。
身后,夏景轩的声音又是响亮的传来,“晚秋,别走,我有话要对你说。”
听着夏景轩的声音,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勇气,眼看着车子在倒车,仲晚秋纵身一跳,居然就跳到了车前的引擎盖上,一手死死的抓着倒车灯,她一定要走,说什么也不能让夏景轩追上她。
“Shit!果然是疯子。”男人皱了皱眉头,俊美的一张脸上那不屑的意味更浓了,眸光瞟了瞟正追过来的夏景轩,向她道:“他是你什么人?”
男人再向她确认,似乎只要确认了,他就会帮她,那是仲晚秋突然间的感觉,她感觉他一定会带自己离开的。
“是我从前的男朋友。”仲晚秋加重了‘从前’两个字的语气,奇怪的,明明刚刚还气极,可此刻,当面对男人的一张脸时,她却突然间的平静了,低低而语,语气中不带一丝波澜。
“那么,他现在已经不是你男朋友了,是不是?”
“是的。”她不犹疑,她再也不会做夏景轩的女朋友了,这一辈子都不会。
“好,那我带你走,不过,前提是你再也不能回头。”
“OK。”
她的两个英文字母的尾音还未落,便觉那男子的手臂就象是施了魔法般的从车窗递出,然后,硬生生的拉着她就从那窄窄的车窗钻进了车子。
顷刻间,仲晚秋就坐在了男人腿上,弹性而又结实的大腿,让人不由自主的联想到了一个字眼:性感。
男人一手环着她的腰,另一手已经摆动了方向盘,几乎是同时,车子就如离弦的箭般的驶离了T大的校门口,也驶离了正追赶而来的夏景轩。
没有回头,可晚秋的目光却刚刚好的看到了倒车镜里夏景轩疯狂追向她的画面。
可她与他,完了。
在她见到他与靳若雪拥吻的时候,就彻底的完了。
人与人的缘份,也许要经过许久的酝酿才会有结果,可人与人的缘份却可以在一瞬间就彻底的冰封终结,从此,只如陌路。
“女人,要去哪儿?”耳边,都是风声,男人大声的向她喊道。
“随便,哪里都好。”
“那我带你去开房。”
“OK。”她想也不想的应着,她的思绪开始疯狂,原本已经平静下来的心又是开始狂乱。
吉它巫师,她从前是那么的喜欢夏景轩,喜欢他弹奏的每一首吉它曲,以至于她给他取了一个雅号:吉它巫师。
或者,他就象是一个巫师一样的迷惑了她的心神,让她爱上了他,却也在刚刚彻底的伤害了她。
啊,不,她不能再想他,也不可以再想他,因为,他不配。
她真的只是随口一语,可是,不久,车子便缓下了速度,仲晚秋悠然回神,才发现男人的车子正停向一个停车场,而地上停车扬的一侧就是凯斯大酒店闪亮的霓虹灯在闪烁着。
纸醉金迷的世界。
她终于清醒了过来,也才发现,她腰上的那一只男人的手,从来也没有离开过她,他始终都是紧拥着她而开的车。
她转首,这才想到他之于她根本就是一个陌生人,“告诉我,你是谁?”
“冷慕洵。”说完,男人忽而俯首,两只有力的手紧紧的箍着她的腰,同时,一张俊脸徐徐而落向她,那薄薄的唇带着几许的诱`惑,让仲晚秋甚至于忘记了反对便落上了她的。
轻轻的,潮潮的,带着属于男人的味道,让她的心怦然一跳,竟是,怎么也无法平息。

没了呼吸,只有一张嫣红的脸在夜色中氤氲在男人的视野中,让他静静的吻着她。
仲晚秋觉得自己所有的心神都被男人勾了去,她从不知道原来吻也可以是这么的美。
她有点怕,可随着他的舌的轻轻勾舞让她渐渐的放松了僵硬的身体,夏景轩可以,为什么她不可以试着背叛呢?
想到这里,她的丁香一下子热情了起来,仿佛,是在报复那个才被她甩开了的男人似的。
“女人,你这是在玩火。”冷慕洵适时的在吻中口齿不清的提醒着仲晚秋。
不管了,什么也不管了,身前的男人一点也不输给夏景轩,相反的,他比夏景轩看起来还更成熟更有男人的味道。
她喜欢玩火,两手攀上了冷慕洵的颈项,她加重了她的吻,仿佛,身前的男人就是她深爱了许久的男人似的,可是当她这样想的时候,她居然没有任一丝的诧异。
那潮润,那淡淡的男人味女人香,顷刻间在黑色BMW里弥漫开来,没有男人会拒绝这样的挑引,更何况腿上跨坐着的是一个清灵绝美的少女,那微阖的眼眸象蝶翅一样的轻闪,让冷慕洵有一瞬间的闪神,也让他回以仲晚秋更强更烈的深吻。
久久,直到仲晚秋真的要没了呼吸,直到她感觉到了唇瓣的红肿,男人的薄唇这才缓缓移开,搂着她腰的手始终都在同样的位置上,把温度恰到好处的一直留到现在,男人黑色的瞳眸晶亮的望着仲晚秋,然后,冷声道:“女人,我不会爱上任何女人,所以,千万不要试着爱上我。”
他的嗓音依然磁性依然动听,依然与他语气中的冰冷融而为一,那一瞬,仲晚秋浑身一颤,可看着他黝黑的瞳眸,却怎么也阻止不了自己心的跃动,冷慕洵在这一刻带给了她说不出的感觉,隐隐的,似乎有什么不对了,可一下子,她却想不出来为什么。
皙白的手指点上了男人的薄唇,“放心,我不会爱上你。”
轻声回应,心里,却是满满的心虚。
真的不对了,真的有什么不对了。
手指下,他的唇温热的,仿佛还残留着她的味道,让她落在他唇上的手指突的变得灼烫,就在仲晚秋心神荡漾的时候,腰上的手突的收紧,男人居然就那般的抱着她微微起身,而与此同时,车门已经打开,在他踏出车门的时候,她的身子被他一横,长长的发顺势就如瀑布一样的散在他身体的一侧,她枕在他的臂弯上,轻轻的阖上眼睛,这好象是梦,而她梦中的男人就抱着她笔直的走向凯斯大酒店的正门。
他,果然带着她去开房了。
从车门到大堂,一路畅通无阻,她甚至听到他与大堂订房的女服务生之间短短的对话,可她,依然闭着眼睛。
只想忘记夏景轩的存在,所以,那便迷醉在这男人的世界里,她现在,只想背叛,只想平衡自己受伤的心灵。
从没有想到一个男人可以这么有力气,她的身高是168,体重少说也有50公斤,可冷慕洵居然抱着她一直从车前走进了房间。
当身子被放在了柔软的大床上的时候,她轻轻一颤,身体里突如其来一份惶恐,可此时后悔,已经晚了,因为,她已感觉到了身侧床的微陷,还有,男人浓重的气息扑面而来……
~~~~~~~~~~~~~~~~~~~~~~~~~~~~~~~~~~~~~~~~~~~~~~~~~~~~~~~~~~~~~~~
轻轻的扳转她的身体,四目相对间,晚秋第一次认真的看清楚眼前的冷慕洵,确切的说,他很帅,可以用‘帅呆了’三个字来形容。
薄薄的唇带着浓浓的性感,看着他,晚秋一下子紧张了。
如果他真的要……
那她要怎么办?
就在晚秋慌张不已的时候,冷慕洵的喉咙里吐出了两个字:“怕吗?”
他竟是一下子就看出了她心底的心虚与恐慌,是的,她怕的要命。
可是自尊让她想也不想的就回道:“不怕。”
“呵呵,要不要来点酒?”他忽而贴近了她的脸,让她甚至可以借着房间里淡弱的光线看清楚他眼中的自己,那一瞬,竟有种恍惚的感觉,仿佛,这一切都不是真的似的。
他邪魅的声音让她想也不想的道:“好。”心很慌,喝一点点酒也好,至少,会让她自在些。
冷慕洵优雅起身,颀长的身形不疾不徐的走到房间角落里的小小酒吧间,这房间真阔气,要什么有什么,应有尽有。
冷慕洵启开了一瓶红酒,再一一的倒入两个透明的高脚杯里,当他端着两个酒杯徐徐走向床前的时候,仲晚秋听到了自己心口如鼓点一样的跳,那么的响那么的重,吞咽了一口口水,不然,她的心快跳到嗓子眼了。
“给。”一杯酒送到了她的手上,说实话,他的样子很绅士,让她觉得自己想多了都是肮脏的,可是此刻的她正在床上,一个床字,就让一切都变得暧`昧极了。
伸手接过,她压抑着心底的慌,低低说道:“cheers”。
“cheers。”两只酒杯轻轻的碰撞在了一起,那清脆的声音敲打着仲晚秋的心,那一刻,她什么也不想,只将杯中酒一仰而尽。
甜甜的红酒,入口的第一感觉就象是饮料而不是什么酒一样,她很喜欢这红酒的味道,不由得将才空了的酒杯递向冷慕洵,“还要。”
冷慕洵挑了挑眉,却道:“这酒后劲很足,喝多了没人送你回去。”
“呵呵,那我就住在这里。”环视了一下房间,这里不知道比她宿舍要好上多少倍,而且,她现在一点也不想回去学校,她不想见到夏景轩,一想到夏景轩,她的心就好烦好烦,她想喝酒,特别特别的想喝酒,“快点,给我酒,我还要喝。”
酒杯再次被注满,也不看冷慕洵,也没有碰杯,一仰头,仲晚秋的第二杯红酒已入腹。
身体里,有一股热流悄悄的窜上来,脸上都是火辣辣的感觉,这是仲晚秋第一次喝酒,她真的不知道这红酒的酒劲真的就象是冷慕洵所说后劲很足。
她喜欢看杯子里暗红色的液体,轻轻晃荡的时候给人一种迷离的味道,清香诱`人。
“夏景轩,我恨你,你去死。”一边喝酒,一边咒骂着,她懊恼极了,也渐渐的忘记了身前就是一个陌生的男人,也忘记了自己都跟他说了什么,就是想说,酒喝多了,话匣子也打开了,就再难合上。
迷迷糊糊中,她被人抱了起来,然后,有水汽包裹住了她的身体,沐浴乳的香充斥鼻间,仲晚秋什么也不知道了,只是软软的靠在男人的身上。
那一夜,酒醉后的她睡在了男人的怀里。
头痛,揉着眼睛,仲晚秋悄然醒来,可是入目的一切却让她有些迷糊了,空白的大脑里意识渐渐回归。
不对,怎么一切都是这么的陌生。
她想起来了,昨夜里……
仲晚秋‘腾’的坐了起来,盖在身上的被子顿然滑落,“啊……啊……啊……”仲晚秋尖叫着,头痛,这就是宿醉的后果,可这个并不严重,严重的是她醒来后发现自己居然是裸`睡在一个陌生的房间一张陌生的床上的,还有,还有就是在她揭开了被子之后,床上有一滩已经干涸了的血迹。
那血迹让她不由得联想丰富,她似乎是……是失……失身了。
天,当想到这个的时候,仲晚秋只觉大脑里迅速充血,“啊……啊……啊……”,仲晚秋继续抑制不住的尖叫着,可房间里,没有任何人回应她。
隔音很好的酒店,这样的房间可以尽情的上演A 片大戏而不怕超响的声音惊扰到了隔壁房间里的人。
在连续喊了数声之后,仲晚秋才发现她被这个世界遗忘了,根本没有人理会她,她喊她的,这房间里依旧静寂,让她的声音显得愈发的突兀。
冷慕洵,就是他。
他居然吃了她的第一次,她的第一次呀,而更让她懊恼的是她居然一丁点的记忆都没有,甚至于不知道自己都做过了什么。
郁闷,超级郁闷,郁闷的她想杀人。
不行,她要去找冷慕洵,她不能白白的吃这个哑巴亏,她可没想……
慢着,昨夜里的一切都开始迅速的浮上脑海,好象是她求他带她走的,还是她求他要喝酒的,可是喝了酒之后呢?
她什么也不记得了。
唉,这件事也不能都怪到冷慕洵的头上,她也有错,可是……
可是她不甘心呀,她的第一次呀,想想,还是窝火。
她的衣服还在,干干净净的叠在枕头的旁边,仲晚秋气恼的穿了起来,冷慕洵,她一定要找到他。
还好,她记得他的名字,还记得他那辆拉风的黑色BMW。
步出酒店,天空还是那么的蓝,人潮也还是那么的汹涌,T市永远都是这样的繁华,似乎什么也没有变,可其实,什么都变了。
她失身了。
闷闷的想着这个,仲晚秋失魂落魄的蔫蔫的再也没了生气。
这个时候她该去上学的,再有两个月就要毕业了,可她,真的不想去学校,一点也不想去。
她不想见到夏景轩,这辈子都不想见到。
踢着一个石子,漫无目的的走着,手机,却在这时响了起来。
心烦,她真的不想接,她害怕见到任何一个熟悉的认识的人,她失身了,她再也不是一个女孩了。
她现在,似乎已经是一个女人了。
可手机,就是一直一直的倔强的响在她的包包里,皱着眉头,她昨天明明是关机了的,一定是冷慕洵,是他开了她的手机,他好烦呀,他就是一个大坏人。
气恼的拿出手机,眼看着是一个陌生的手机号码,这一定是冷慕洵,仲晚秋想也不想的就按下了接听键,“冷慕洵,你要了我的第一次,你要对我负责。”
狂吼着,不管她追不追究,他起码要跟她说一句什么吧,可这个恶劣的坏男人居然什么也没说的就失踪了。
静,有片刻间的宁静,那份静谧的感觉让她的心突突的狂跳了起来,随即,一道低低的熟悉的男声传了过来,“晚秋,是我。”
乃们猜,是谁?嘿嘿!
“夏景轩,你去死。”她怎么接了他的电话,还有,这家伙居然卑鄙换了一个陌生的手机号码打她的电话,害她误会了。

最新推荐

热点排行